极右翼发言【心情】

一个人六年可以流多少眼泪,请你看看Uzi,一个人六年可以有多少成长,也请你看看Uzi

撸了一个明日方舟的电竞同人

大概设定是方舟的,大概有很多自己的私设
可能就是套了个壳
嗯,大概这样子

谢拉格从未和外界组织有过合作接触。

 

戴志春听到有人这样说,他趴在桌子上,像原来一样昏昏欲睡的听着家族的那些高谈阔论,仿佛天下未来都在他们的手掌心里面。戴志春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生在温暖的南方,在谢拉格北境连续不断的大雪已经覆盖了他从南方带来的花盆的时候,他才开始怀念春天的草籽,哪怕这只会让他连打几个喷嚏。

 

谢拉格是苦寒贫瘠之地,却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矿产之一,整个国家依靠着天险阻隔着外界的风风雨雨,顽固又倔强的生长出古怪的枝桠。他抓着桌子上面的球玩了几下,猫科的天性不合时宜的让他瞳孔变了形状,大人们的嘶嘶声都抵不过面前这个滚来滚去的东西。他玩的不亦乐乎,等到那声怒吼传来的时候直接炸开了毛。

 

“戴志春!”

 

“是。”他猛地反应过来,未成年的幼狮在长辈的怒吼下不安的抖了抖耳朵,有把自己缩回了那身不合身的华服里,小心翼翼地从毛茸茸的领口里探出头看了一眼。

 

他从来没有得到过赞许的目光,尤其是最优秀的继承人离开后,他只是个小小的替代品。现在也是如此,所有人都在打量他,带着审视不屑和鄙夷。优秀的继承人不应该屈服于本性,更不能在关键的家族会议上走神玩游戏。戴志春委屈的看着自己桌子上几张薄薄的文件,试图从中间得到什么有用的讯息。然而他什么也看不懂,自由自在的南国小狮子根本对政治毫无嗅觉,做好这些真的很难。他想起下午还有怎么都逃不掉还不喜欢的刀法课,整个人更加的颓靡起来。

 

罗德岛的客人就是这时候来的,他们来的轰轰烈烈,一点都不像是做客的客人,倒像是土匪进村抢钱,门口的守卫匆匆忙忙进来,用近乎惶恐的语气说道:

 

“大人,我们能力不够——”

 

那句话也很快被打断了,一把奇怪的武器横在了他的脖颈上,看起来既像是长矛也像是法杖,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所有人还是被怔住了。并非是因为震动,而是一个过于大胆的猜想在他们头脑里面回旋往复。戴志春抬起头呆呆的看着门口,他平时也有点呆,但是和今天不一样。他只是不合时宜的想到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最后一次看到这把武器是五年前,南国的春天,对方一把把他按在地上一边呵呵的笑着,一边用尾巴绕着他的手腕。那时候他还很稚嫩,不知道未来有一天自己会离开那片温暖的土地,但是那条尾巴是很温暖的东西,在外面的时候总是勾着他的手,害怕他走丢。

 

那是北境给戴志春唯一温暖的回忆。

 

他睁大眼睛看着来者,想要站起来凑上前去,他有太多的话语藏在心底,却又在前一秒缩了回去,他一直注视这那个身影听到对方用熟悉的声音开口说道:

 

“泰格家的诸位朋友。”对方笑了一下,还是所有人熟悉的呵声,“我是罗德岛术士干员李元浩,旁边的是重装严君泽,好久不见。”

接到这个任务的一瞬间,李元浩打心底是拒绝的,甚至恨不得直接暴打高层领导来表示自己的决心。然而,刘世宇一句话就把这种气焰打消到了谷底:

 

“罗德岛现在人手不足,你不去谁去。”

 

李元浩突然哑口无言,罗德岛现在人手奇缺,简自豪作为抗击整合运动的主力不能乱来,药物研究又离不开史森明。更何况出生乌萨斯的队长从来不管这些借口,谢拉格向来封闭,整个罗德岛出生谢拉格的屈指可数,满打满算不过是他和严君泽两个人罢了。

 

“麻烦,大麻烦。”他一边走一边挠头,成功的把原本就是鸡窝的造型弄得更加糟糕,倒是他养的阿隼开心的不行,晃悠悠的驮着它胖乎乎的身体荡过来,稳稳地停在了李元浩头顶。他今天也没了心情去管这些东西,只是一脚踢开房间的门,看着另一边床上正在玩手机的严君泽恨不得直接把他扒下来。

 

当年一起离开谢拉格的时候,你明明是一个勤勉认真朴实可靠好汉子,当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浓眉大眼的也要叛变革命了。

 

他叹了一口气,径直走过去把严君泽的手机拿到手里:“有任务了。”

 

在面对任务严君泽向来还是负责的,他仗着身高一把把手机抢到手里往兜里一揣,理了理身上皱巴巴的短袖,虽然也没差,看着李元浩开口问道:“什么事情,要我们两个一起。”

 

这样说自然是原因的,他们两个算的上的罗德岛真正的精锐,还分别是术师组与重装组的组长,能同时动用两个组长的任务着实不多。除了罗德岛刚刚建立的那几次危机,这些事情基本都是各自出动。这样的任务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严君泽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李元浩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他看了一眼手背上浅浅的划痕,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个尘封已久的名字:

 

“是谢拉格。”

 

几乎在这个名字响起的一瞬间,严君泽的手就微不足道的颤动了一下,他紧紧的握紧手心,将那些生命里被皑皑大雪沁透的雪渣都压进肉里,剩下一点点的寒气把整个身体覆盖。严君泽看向李元浩,他不受控制的呼唤出自己心底的那点声音:“李元浩,罗德岛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进入谢拉格。你也知道——”

 

他没有说下去,李元浩也没有接,他们都知道没有答案,整合运动越演越烈,天灾下罗德岛搬迁了几次早已经疲惫不堪,他们需要修整自己的物质,和一些帮助。这个时间点确实危险,却也确实是进入谢拉格的唯一机会了。

 

只是,李元浩不敢在想下去,时隔多年,他终于被迫的回到那些过去,回到那个对于他而言寒冷无情,充盈着权力和死亡的土地上。他永远记得被刺穿胸口的感觉,以及冰天雪地里等待死亡的痛苦。谢拉格就是这样子,仿佛他给予你什么就注定要夺去什么。

 

然而世界总是不公平,仔细算下来夺去的总是更多。

 

 

孤独者未曾展示孤独 00






距离“灰之时”已经过去了十六年。


没有人记得最开始的引子是什么,似乎是一场不该有的战争,似乎是一艘离开的飞船,似乎是一句无心之言,似乎是一个实验室平常的一天。


“欲望是人的天性。”


历史上有人这样说到,对于几百年前的孩子,教育里面提的更多的是道德,现在却吃不了这一套。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哪怕是在人类最繁华的收容所也是如此。


昆仑收容所是东亚地区最大的人类聚集地,这里充满了野心家,冒险者,甚至是站街的女人,似乎所有的人性都在这里汇聚在一起。这里是一座要塞,装备着武器刀剑和权力,对抗着不知名的存在。


金博洋收了通讯器,他刚刚从地上回来,身上还充满着放射性物质和灰烬,酒吧里面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组成一个个的小队,去地上找到旧文明留下来的一些可用的东西,以此维持生活。下城区的酒吧向来不怎样,如果放在旧文明的时代,只能算是镶嵌着磨砂黄玻璃的破烂集装箱。


金博洋没有点酒,酒吧旁边的箱子是一座妓院,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那些呻吟和喘息声都会被酒吧的酒和呼吸搅碎,只能看到肉体贴在盒子壁上面之后留下一片阴影彰显着人性的存在——如果它真的还存在的话。


“天天。”


即便在鱼龙混杂的酒吧里面,羽生结弦的声音也格外清晰,金博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站起来挥了挥手,腰间的枪托在大腿处晃荡了两下。皮衣和扁口金属夹拉扯的过膝长靴是冒险者的标配,他身上还带着尘土,却露出一个少年人的笑容。


金博洋是个奇怪的冒险者,如果在下城区进行冒险者实力排名,那么他也许名列前茅,但如果是排出下城区思想道德标兵,他也绝对榜上有名。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子的原因,金博洋人气一直不错,他从小生活在这里,很多冒险家前辈也算看着他长大到今天,在最肮脏的世界里做着愚蠢的道德,像是从泥泞中生出的脏兮兮的花一样。与之相比,羽生结弦来到下城区就显得更加古怪,他来的时候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风衣,穿着一条只有旧时代才有的笔挺的牛仔裤,双手自然的放在口袋里,在这座灰烬一样的城市里显得优雅又傲慢。


像是那些住在上城区的贵公子。金博洋曾经远远看过他们,他在羽生结弦身上捕捉到这一点,像是旧时代留下来的画像,身上全部是温暖的东西。像是他们这样的人是不应该和对方扯上关系的,就连一向大胆的妓女也隔的远远的,金博洋下意识的往一边走了一步,他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瞬间他看见了羽生结弦眼底的迷茫。


于是他鼓起勇气走到羽生结弦面前问道:“我是下城区的金博洋,你是谁?”


羽生结弦思考了一会儿,他像是面对虚空又像是从来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过了很久他才看向金博洋:


“我是羽生结弦。”


突兀的出现在下城区的男人这样说道。


羽生结弦并不了解这个世界,在他眼里世界还是阳光,鲜花盛开的绿色土地。对于过去的两百年他几乎一无所知。在对方问起来的时候,金博洋对此没有做出解释。几乎所有人类都无法解释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走到今天,所有人都承认过去的时间里,全人类都犯下了错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就没有人可以合起来,人类的命运也是如此。


TBC


你觉得你做的对吗?那时候有人说到。他一步步走着在古怪的欢呼和荒诞的嘲讽里,羽生结弦摇摇头,只有人类才会纠结对错,因为短暂,就一定要个分明。用一千年去争论一个问题,即便今日的对会是明日的错,即便正义和道德都是仅仅只属于某一个人的谬误虚妄,却还是妄图得到一个定论。

以自己为核心,画下一个绝对正确的定论。

往事真的是一种负担,尤其是当你发现现在和过去已经不同的时候。你会怀疑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于是你的心就会乱,再强的存在也不会免于这个劫数。     

他那时候是怎样回答的,一时竟然有些恍惚起来。羽生结弦站定了,他看了一下熟悉的器皿,仿佛回到了漫长的前生。琴弦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他低着头看着,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人类总是想要用别人的恶意来抚慰自己的伤痛,但是有些事情你总是必须要去做,不是为了什么正确为了什么良心,仅仅只是做了它你就不会再感到亏欠,以此来缅怀过去的自己。

他想起来了自己的回答,他说,人类要分出对错,但是我只求选择的。做出选择,永不后悔。

一个大纲,不知道怎么he

想写的世界观之天文

所有的星辰都是原初神的杰作,他们一起歌唱了创世的歌谣,大命之歌里生出了晨星,它们从地面升起,升到天空中,开始了它的运动。最初的星是神的奇迹,地上生物都看不到星辰,远处的神注视这着星轨谱写着命运的痕迹。

星辰是神的光,是原初的神祗对命运的歌谣,他们注视着没有人可以看见的晨星,注视着凡人的宿命。


星空景观

太古

北陆实际上有两个太阳,但是地面生物的肉眼只能观察到其中的一个,而另一个太阳被占星术士称为太古,太古是一颗紫红色的星辰,它不能被地面生物所观察,但是它的光芒有着多种颜色,甚至可以改变原本天空的湛蓝。

太古是主宰命运的主星,它每一次颜色的变化都代表着大陆将迎来一次巨大的转折。

天玄

天玄是天命的星辰,它只会在乱世和崩溃中诞生,天玄诞生的夜晚整个夜空都将被光芒吸入天玄带来的白昼里。那是被称为永恒一秒的奇迹,天玄借由所有辰星的光芒诞生,最终又将辰星点燃。那是星的命运千百年来仅有一次的燃烧,带领的诸星一起走向盛大的命运轮盘中,从最边缘降临到星空中央,热烈燃烧,打破命盘,然后陨落。

圣夜

时至今日,北陆的占星师依然在为圣夜是否存在而争吵,因为圣夜某种意义上不算一颗星辰。它和夜空一样是漆黑的,那种黑暗甚至比黑夜还有浓郁,直视圣夜降临的人都会在瞬间失去光明。圣夜是夺取一切的星,它没有光就要吞噬光,它诞生的夜晚没有星光,也没有信仰,就连黑夜本身也被它吞噬。圣夜是只为一个人而生的星辰,它只代表着一个人的宿命,它是孤独的星,没有星系没有星光,没有星组,只有一颗,它在星盘的最中央,却孤独无比。

星系

北陆究竟有几个星系说法不一,占星术师们把可以相互影响的星星放在一起,给他们划分出善恶。太阳和太古同样预示着整个大陆命运的走向,赤月暗月和谭月都是月亮被扭曲后诞生的投影,天簌和落密都代表繁荣,而九大柱星环绕着整个北陆旋转,将这片土地守护。北陆的智慧生物给星辰赋予了意义,并通过此来窥探未来。

人们认为观察星系的变化可以看见这片大陆的祸福之乱,也可以看见命运的无常,北陆的居民相信这个世界建立在沙砾之上,一只无形的手在构建着沙子的城堡,又一次次将他毁灭,生命就像沙砾一般变化无常。唯有星辰可以窥见这只手的方向。

九柱

九柱指的是北陆最重要的九颗星辰,它们具有远远超越其他星辰的力量,它们各自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它们分别是太古,太阳,赤月,临月,天簌,落密,云坠,正岁,盛锦,朝华。它们盛大的光芒在每一个夜晚都可以用肉眼目睹,以一种缠绕的形式围绕着北陆旋转。

运行

星辰是北陆唯一不可控制的因素,就算神灵们曾经见过星辰的命盘,而原初神是命盘的主人,他们也只能改变星的轨迹,却无法控制星的运行。有的星辰只会呆在原地不动,有的则疯狂的旋转。所有的占星术士都试图解析其中的奥秘,以此来窥探整个大陆的未来。

有的星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相遇一次,比如云女和云郎,它们是天命的姻缘,那个时期的婚姻会变得无比顺遂。同样的有的星辰一旦相遇就会带来灾难,有的星辰的光辉会遮蔽其他的星光,在下一次相遇的时候又可能正好相反。有的星辰每天都会出现,有的则有可能几十年才到来一次,要推测他们的轨迹需要漫长的时间。

星象学

星象学是精灵创立的学科,他们是北陆第一批观星者。最初的占星术士们认为星辰是神的手,但是在一个古老的家族崛起后,所有的占星术都以他为根源,建立了如今的占星术体系。被称为拉格尔的家族是最古老的精灵,他们拥有和神灵相同的姓氏,象征着诸神对他们的宠爱。他们窥见过神灵的原貌,于是胆大妄为的家族决定目睹神的秘密。

历史上最伟大的占星术士,唯一的智者曾经这样说过:所谓的占星术,就是亵渎神的眼睛和嘴唇。拉格尔家族用了千年时间找到了星的规律,他们最开始相信星辰是诸神意志的表达,也是这个世界上诞生的最美妙的花纹。只要运用得到即便是凡人也可以得到星的力量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因此拉格尔家族发现了占星术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大定律。

第一定律,星辰是有形的物体上附着着无形的精神。物体是可以被观测的,精神则赋予了他们独立意识,这也就意味着星辰的运动有着自己含义,我们姑且称呼它为“神的意志”,精神的一面让它变得诡异莫测,变化多端,而物质的一面又让观测星辰本身变成了可能。拉格尔家族得出结论,和大陆上的种族不一样,星辰会改变轨迹和想法,总体上来说,他们总是固执的,不变的,而北陆上的生物却可以日复一日的推演,从而得出了他们的轨迹和秩序。

第二定律,星辰会诞生会陨落,但是它的精神负载总量是不会改变的。拉格尔或许是有史以来最智慧的家族,他们在第一条定律上发现了所有的星辰运行的轨迹和构成几乎都有相似性,他们再集合了所有陨落和新生的星辰后,惊异的发现星辰的总能量是不变的,它们此消彼长,却大体不会脱离一个范围。但是在东部天空中的星辰,总是会受到不知名的存在影响而变得飘忽不定让占星术士不断怀疑自己这个决定。直到沈书墨宣布: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从无中生出的世界,才让这个猜想得到一点解释。

第三定律,所有的占星术士都无法看到自己的星辰,在既定未来中,唯一可以改变既定命运的,只有占星术士自己。在拉格尔家族的历史里,最后一位拉格尔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得到了最后的结果,这个窥探神的秘密的家族终于也迎来了绝望和毁灭。他们发现了未来是可能为任何一颗星辰所改变,然而他们自己的命星却会因为一次次的占星行为从星盘滑落,隐秘不见。他们计算出了结果和所有变量可能,最后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改变任何一件既定的命运。

拉格尔家族的信仰崩塌了,他们证明了智慧生命在改变世界和命运抗争的无限可能,也宣告了自己千年来的失败。他们不可能掌握改变命运的瞬间,这个古老的家族终于迎来了死亡。

和拉格尔家族不同,被称为最伟大的占星术士的沈书墨从未真正意义上提出什么具体有效的占星理论。这个狂妄的理论一直包涵非议,但是真正目睹星命却缄口不言的翼人们,认为沈书墨看到了世界的真理。这就是赫赫有名的第零定律。

沈书墨的第零定律建立的初衷就和拉格尔家族截然不同,他对未来没有兴趣,他只想看到过去的历史,他决定反推过去。这个大陆上最智慧的男人只用了三天三夜得出了一个伟大的结论:所有的星辰都来自同一个点,而在远古的过去所有的星辰都是不可观测的,在某一天,所有的星辰在一个时间点附着了某个存在的精神,于是可以被观测。于是他看到在未来某一天,所有星辰也将交汇在一起,世界将在那个瞬间爆裂。他将其称之为源点,然后沈书墨离开了北陆,声称自己踏上了寻找源点的旅途。

他是对的,智者用三天看到了世界的诞生,天女的奉献,黑暗的真相和毁灭的结局。他确实是一个不该看到未来的人。

星象流派

玄天派

玄天派的创立者是一群疯狂的数学家,他们用一系列的多元方程组来推算这个星辰的运行轨迹,最复杂的九域九式连算只有玄天派历代掌门才有资格掌握的算法。他们会找出九个区域各自得中心点,然后进行连线后推演出代表善星的玄点,和代表恶星的天点后,寻找二者的平衡点玄天,以此来推演大陆的福祸和未来。

羽元派

由精灵创立的羽元派对善恶玄天的说法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他们从未有绝对的善恶观,给精灵带来灾难的星辰也是给另一部分生物带来福报的力量。精灵始终相信一切都是在既有的轮回里循环运行。精灵认为整个世界都是以九柱星为主体构成的,他们拉扯着整片大陆,组成了围绕大陆旋转的巨轮,影响大陆的轮回运转,他们象征则整个大陆的命运。

九柱星

太古——生长死亡

太阳——生命繁荣

赤月——毁灭复仇

临月——爱恋自我

天簌——静止虚无

落密——精神幻相

云坠——秩序规则

正岁——物质存在

朝华——混乱分裂

 

 

 


【柚天】通灵之战00

写给某个武侠故事的来生

某个(魔幻)武侠没有写完是我的遗憾

私设成山


柚天没有出现的 00章


论坛体

有谁看了最新的通灵之战吗?


如题,LZ之前是从来不看这之类的消息的,毕竟LZ是个美美哒的小仙女。这种打打杀杀和妖魔鬼怪和LZ没得什么缘分,但是,LZ昨天突然脑壳一抽,打开了通灵之战。

艹。

001☆☆☆小仙女 ××××-××-×× ××:××:××留言☆☆☆


LZ醒醒,小仙女是不会说艹的。

002☆☆☆×××于 ××××-××-×× ××:××:××留言☆☆☆


欢迎LZ来到我走近科学(雾)的天坑!!!吃我一记安利,这一季我已经选好我的老公了。

【抱走我的小哥哥们】

003☆☆☆×××于 ××××-××-×× ××:××:××留言☆☆☆


我们走近科学节目,是为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打倒封建迷信和资本主义的牛鬼蛇神,请来国内外知名灵媒道士法师,借此坚定唯物主义立场,揭露知名骗局的优秀真人秀节目。

现在已经到了第十二季,纵横海外,声名远扬。

004☆☆☆×××于 ××××-××-×× ××:××:××留言☆☆☆


说的很有道理,怎么听起来还是怪怪的样子?

【狗头保命】

005☆☆☆×××于 ××××-××-×× ××:××:××留言☆☆☆


第一季其实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而且群魔乱舞,画风清奇。我记得有几个骗子直接去坐了牢,顺便还科普了很多物化生知识。可谓是国家优秀的科普节目。

006☆☆☆×××于 ××××-××-×× ××:××:××留言☆☆☆


你别说,前面三季都是正常的……

007☆☆☆×××于 ××××-××-×× ××:××:××留


直到普神诞生了……

008☆☆☆×××于 ××××-××-×× ××:××:××留言☆☆☆


直到普神闪亮登场,这个节目开始了垂死挣扎……比如在每一期后面打上相信科学这个事情……

009☆☆☆×××于 ××××-××-×× ××:××:××留言☆☆☆


比如请了一个根正苗红马克思主义接班人,坚决和资本主义的牛鬼蛇神做斗争的主持人。

010☆☆☆×××于 ××××-××-×× ××:××:××留言☆☆☆


主持人我笑爆。

【不可能的】

【太假了】

【虚伪】

三连警告

011☆☆☆×××于 ××××-××-×× ××:××:××留言☆☆☆


住口,这个群魔乱舞的节目能在我国国情下拍这么多季本来就很奇怪好吗???而且颜值都这么高,我为什么不氪??

012☆☆☆×××于 ××××-××-×× ××:××:××留言☆☆☆


一个在入坑边缘的人睁眼就看到的颜值两个字。

我来了,右键准备。

013☆☆☆×××于 ××××-××-×× ××:××:××留言☆☆☆


这个节目一度让我怀疑,长得好看的都去当了道士。甚至还可以看到国家发的道士证和编号?!

014☆☆☆×××于 ××××-××-×× ××:××:××留言☆☆☆


我是看了普神剪辑入坑的。

这个男人真是该死的甜美,然后莫名其妙的开始看了新的一期。

现在请和我一起大声说出辣个男人的名字!!!

015☆☆☆小仙女于 ××××-××-×× ××:××:××留言☆☆☆


羽生结弦!!!!!!!

016☆☆☆×××于 ××××-××-×× ××:××:××留言☆☆☆


新人入坑求一个科普!!(举手手)

017☆☆☆×××于 ××××-××-×× ××:××:××留言☆☆☆


哈哈哈一脚把LS踹进坑。

我来解释一下,走近科学之通灵之战就是打破封建迷信的一个真人秀,一年一季,现在已经十二季了,整体收视率还不错,尽管每天都在被停播的边缘试探。前三季真的是科普节目,抓到了不少骗子还科普了很多骗术,甚至还有几个人坐牢了,可以说是很刚了。

在这个节目即将成为新一代315打假盛会的时候。普神出现了。普神,普鲁申科是个帅哥,俄罗斯人,擅长占星术和预言 。据他所说,他们自己有一个圈子,一般都不会轻易的出来抛头露面,只要你平时看得到的那些所谓德高望重的,基本完全没本事坑蒙拐骗,年轻的倒还有可能是大家族出来试炼的。而他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他算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敌人出现在这个节目里,然后他就遇到了亚古丁,开启了神仙斗法模式。

然后这一期就出名了,因为这个两个神仙太猛了,今天你破一个陈年旧案,明天我找出伪装成自杀案的谋杀真凶,后天你找到了连环谋杀案的内幕,大后天我就捣毁了一个人口拐卖组织。

人称爱国守法宣传中心。

018☆☆☆×××于 ××××-××-×× ××:××:××留言☆☆☆


要不是最后亚古丁因为私人原因退赛了,真的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019☆☆☆×××于 ××××-××-×× ××:××:××留言☆☆☆


然后这个节目开始走向奇怪的方向了。

020☆☆☆×××于 ××××-××-×× ××:××:××留言☆☆☆


TBC


某个武侠be了

这里he一下


【柚天】我磕了我队友和我导师的cp 02

反年龄差


3

羽生结弦在我们公司其实是最小的一个,但是气场比我们舞蹈老师还可怕,当然这和我们舞蹈老师是个软妹子有很大关系。每次我划水他回头看我的时候我都觉得世界崩塌,并且开始认真考虑经纪人小姐姐的路线。


被他抓到练习时间看视频,而且还是金博洋的综艺视频我估计要凉喔。


于是我战战兢兢的回过头,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羽……羽哥?”


说实话,羽生结弦是个被大魔王化的人,他看我们一眼叫做鄙夷不屑,他从我们面前过去叫做耀武扬威,他对我们笑一下叫做笑里藏刀。要不是我偷偷看到过他打辣鸡游戏被骗了100块钱,说不定我就信了呢。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我和你说,我怀疑我舍友是个娘们,女的都没有他这么八卦。


我们公司管理很人性化,就连我这种垃圾都住的两人寝室,甚至还不会没收手机,微博随便玩,反正没人认得,游戏随便打,反正落地成盒,氪金随便氪,氪了也是上坟模式。


回到正题,羽生结弦眯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最后他问了一句:


“挺厉害的,是我们公司的人吗?”


我给这位大爷跪了,差点当场吼出生来,你丫是山顶洞人吗??我偶像肤白貌美,可盐可甜,唱跳俱全,陆海空三栖明星,国民爱豆,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你居然不认得,就算你是羽生结弦也不可饶恕。快点吃我一记安利大法。


我当场抓着羽生结弦的袖子,给他科普洗脑了一个小时的金博洋,外加半个小时的彩虹屁。最后还直接把我金博洋所有资源打包发给了他,然后扬长而去。


我真他娘的潇洒。


4

昨天的我真尼玛勇,我日。


5

求求你,羽生结弦不要在我面前晃了,我已经看到你的屏保是我偶像了。


6

羽生结弦已经开始跳第六首金博洋的舞了,外加现场唱歌,有点窒息。


我偷偷拿出手机搜了一下金博洋今天的活动,卧槽!!!!!居然在我们公司旁边的广场搞签售,我日他……


我一回头看见羽生结弦的脸。


“我日他……”


对不起,我日我自己。


7

然后我们一起翘课了。


我发誓不是我先动的手,是羽生结弦用美色加偶像双重诱惑带走了我的心。最后结果就是我们两个现在在训练室门口面对面挨批,还被经纪人用痛心疾首的眼神注视着,仿佛我把五好青年,优秀的红杠少年带入了地狱深渊。


我是真的冤。


然而羽生结弦开始了他的表演,没错就是他即将在这个奥斯卡之夜大放异彩勇夺魁首的演技,把我的假哭衬托的黯然失色。这个在十分钟之前,以外国粉丝的身份把我偶像哄得眉开眼笑,让我一个人在旁边被寒风爆锤的男人,居然在装中文不好的外国友人。


看他愧疚的表情。


看他磕磕巴巴的语言。


看他焦急的脸。


如果我不是当事人我都信了。


我现在懂了,我队友,羽生结弦,是千年狐狸成了精。我理解了我八卦的舍友,并且准备今天晚上和他彻夜长谈出一座通天巴别塔。


以及,要不是羽生结弦这个人还有点良心帮我要了一个签名,你以为我会听他的话??


【柚天】我磕了我队友和我导师的cp

最近追了创造营2019

选秀娱乐圈
年龄差梗
前辈天x后辈柚

1

我队友,羽生结弦,公司一哥,跳舞满分,艺术表现力极强,可以把我们所有人衬托成伴舞,但凡公司有什么活动,基本都轮到他身上,我一度怀疑公司准备单独捧他solo出道。每天经纪人有条有理真情实感的在我面前夸他十遍。奈何我们公司是个又穷又破的野路子出生,老板曾经一边哭一边求别人把公司收购,然后还是卖不出去。就算羽生结弦这么优秀的艺人,在我们这个糊逼公司,举办见面会都只来了不到两百个粉丝。

讲道理我是很羡慕的,毕竟我之前在的那个团解散会都只来了十九个粉丝。

国内最大的视频网站去年举办了女团选秀节目,老板突然像是看到了人生的曙光,把我们这些剩下的留守儿童全部集合在一起,决定为明年的男团选秀节目努力一把。

于是,羽生结弦就成了我队友。

坦白的说,我是不敢的。毕竟羽生结弦是天上花,我就是地上土。我和羽生结弦在一个公司三年,我就没有见到过任何他的联系方式,毕竟我们吃饭的时候他在练习,我们旅游的时候他在练习,就连我们睡觉的时候他也在练习。

比不上,告辞。

2

老板这次说话真的不是放屁,某柳湖路公司真的要搞男团,我们这群就业即失业的年轻人终于有救了。我们公司,出道即雪藏,连羽生结弦这种神仙都混不出头,更何况我这种渣渣。

经纪人看完我的歌舞后曾经诚恳地建议我走谐星道路,我决定最后坚持一下自己的音乐梦想,顺便从零开始的炒股生活。

毕竟梦想不能当饭吃。

我加入娱乐圈是为了我的偶像金博洋前辈,说是前辈其实金博洋年纪比我只大不到半岁,奈何对方童星出道,说个不好听的,我是从小看金博洋的电视剧长大的。本来我的梦想是当演员,奈何金博洋成为了歌舞实力派加演员,参考了一下自己的毁容似演技,我觉得唱歌要容易一点,就被街上发传单的经纪人扯进了公司。

然而,我们公司是怎么招到羽生结弦这种外国神仙的,真的是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在听说隔壁视频网站招到的导师是金博洋的时候,我激动的一宿没睡,第二天一口气连上三层楼加五个小时的舞蹈,没有喊一声累。惹得经纪人看了我七八遍,最后为了奖励我把手机还给了我。我赶紧把偶像视频又刷了一遍,我偶像真的又白又可爱。

然后我回头看到羽生结弦。

喔霍,完蛋……

最近脑洞还是多

可惜都只能写原创


梦中巴黎



直到今日还有人说敲钟人的故事。

直到今日还有人说浪漫和爱情。


很多年前,她还很年轻,那时候巴黎还不是巴黎,浪漫也还不是浪漫。孕育美丽的时间总是很长,她开始孕育的时候,遥远的东方一个梦想成为将军的文豪梦还没有破灭,她诞生的时候,一个出生乞丐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开始帝王的传奇的一生。


她是轻盈又高挑的,生着翅膀,梦着飞翔。


她带着荆棘的王冠从塞纳河上走过,夕阳把水变成了牛奶和蜜糖,照在她的皮肤上,像是一场橙黄色的梦。午时的钟声敲了十二下,圣米歇尔广场上飞起了一群白鸽,她又想起了那个撞钟人。


麻风病黑死病这世界上所有的恶汹涌而来的日月里,人们献上面包和牛奶来寻求圣母的庇护,建立她的人也许从未想过信仰可以异化成各种模样。她坐在巴黎里,看着人类的愚蠢和荒谬却也露出天真的笑容。


艺术是生在死亡和激荡的美丽里,就像过去这片土地上住着的罗马诸神一样,她生在他们的尸骨上,歌颂的真美与爱。那时候她不说浪漫,战争的烽火在每个角落点燃,皇帝驻足于此,献上了他的长袍。塞纳河不会永远清澈,就像这片土地也不可能永远美好。


她是美的留存,是过去时光留下来的礼物,那些人这样说道。可她也是纪念碑是坟墓,是孤独的坚守者和见证人。她见过一个城市巷子里的炮响,一个疯狂的时代,白色的恐怖的时期,断头台上流着君王的血,却也和鞋匠,铁匠这些所有被看不起的下等人的血一起,把塞纳河染的血红。


教会,无敌的皇帝向它发起了凡人的挑战,神也跪倒在凡人的铁骑下,狂热的人民不再需要她了。他们挥舞着双手,高喊着这个国家的名字,自由和权力在风中狂舞。好一个九三年,整个世界都为之瞩目的九三年,没有人会想起一个破旧的她了。拆掉她吧,人群发出这样的声音,反正她已经残破不堪了。她全盘接受着,等待着死亡,然而那个不放弃的撞钟人走了出来,他敲了十二下钟,让世界听到了他的钟声,在一片风雨飘摇里,抱着自己心爱的吉普赛女郎死去。


那是浪漫的故事,被剥去神的外衣后她又成了艺术成了纪念成了浪漫的歌,因为这份浪漫存活下来。


她变得更美了,人类喃喃说道,梦幻的文字和时代织就得外衣披在她身上垂落到塞纳河里,仿佛那些峥嵘的岁月都成了过去,一切都平静下来,只剩下塞纳河上水的涟漪。


火焰烧起来的时候,仿佛一切都结束了。


她自己过得太久太久,自己最初的东西已经全然忘却了,圣母的神光已经落寞了很久很久,火焰照亮了塞纳河畔的波光,像是夕阳一样。人造的奇迹终于做到的神造的美丽,虽然以死亡为代价。似乎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在火焰里写上最伟大的颂歌,她见证了王朝的崩溃,时代的坍塌,和那些断头台上的亡灵一起,写着这片土地上不朽的信仰。


明天的阳光还是会升起的,透过残留的圣母院再一次照亮塞纳河的波光,而钟楼还耸立着,她想,至少那个撞钟人回来的时候,他的家还在。



直到圣母院烧毁的时候,我心里很复杂。

大概是那种你以为可以永恒的东西,其实比你想象的还要脆弱的感觉,《爱在日落黄昏时》里面说,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那时候法国人自己也不相信,可是它偏偏发生了。

这就是历史的模样,她保留到今天很不容易,要留到未来更难,我们人生也是这个样子,我们也在历史的洪流里,我们会有许多奇迹也会有许多遗憾,这些都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事情。一定一定要珍惜当下,美好这种东西太脆弱了,可能不经意间,我们就错过了。

这一次我们都错过了。


文明6里面有一句话:文化的价值不是由它的成就来衡量,而是如何将这些成就延续下去,以及如何让它们被后人记住。


我觉得也不必太悲观,人类只要不灭,文化毁灭,哪有这么简单?


Ps:我属于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系列吧,毕竟我去过巴黎,但是因为是看比赛打完比赛出来已经晚上,等我看到巴黎圣母院已经是凌晨。

到外面逛了一圈,没有看到里面接着回家了。

但是我承认她是美的。

没有看到很遗憾失去也很遗憾,但仔细一想也是必然的,一切终会回归尘土。说道这个问题,我心里其实还是有怨的,这几年叙利亚战争,叙利亚首都千疮百孔,但战争没有爆发之前他的什么样子。伊斯兰的明珠,神的眼泪,沙漠里的玫瑰,我心中永远的大马士革。它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不敢想。同样的,往前推十几年,伊拉克战争,巴格达毁灭的时候,我还不懂事,还读着古巴比伦的神话作为启蒙。

被人类自己毁灭的美好已经太多太多了,甚至我心里觉得,不去尊重别人的文明,自己终有一天会收到报应,一切都是因果轮回。


我其实不是edg的粉丝

因为一些原因已经不准备喜欢其他的队伍了

但我还是很心疼

但是我不想说

因为在1020没有任何一个人心疼我


我其实只是想看厂子打一个完整的bo5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打这样的比赛

我其实想等一个猪狗大战

我已经期待这个古老的剧本很久很久

我本来连这些都不想说


直到看到一条评论

“这教练也就巅峰时期的rng能顶得住”


我们巅峰的时候真的很强啊

可是都被毁了

我是哭着打出来的这句话

突然想起1020裹着被子哭了一晚上

怎么也睡不着的自己 ​